看起来是那般的可怜也难怪要屈居于这头雄鹿的

作者: admin 分类: 快赢彩票手机端 发布时间: 2018-08-20 08:14
 这时候的农人们,仿佛已经很习惯了这种齁咸齁咸的吃法,并没有现如今不健康啊诸如此类的矫情。
 
    所以顾峥就接着问了下去:“那改明我下山推回来一车,这镇上的四平盐店是官家出得专卖,我到时候去那边瞧瞧。”
 
    “话说,现如今的盐是多少的价格了。”
 
    听到顾峥如是说,顾老爹口中就算是塞着了那满口筋头的野猪肉,也忍不住的叹息了起来。
 
    “前一阵子是一石食盐仅售二十文钱,跟粮食差不多个价格。”
 
    “农人家多数还是囤积粮食的居多,家中有个一二钱的就算是富裕的人家了。”
 
    “若是用粮食去换得食盐,就怕咱们这个冬天,这么多的人口,若是封山了之后,怕是熬不过去啊。”
 
    听到了自家老爹的担忧,顾峥就知道,这村落里再一次犯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状况了。
 
    原以为是个富足的村落,等到真正的融入其中的时候,才知道,在钱币多数掌握在高门大户的隋朝,自家仍然是一个身无长物的穷鬼。
 
    想到与此的顾峥低头沉吟了一下,脑海中却是被几个空灵的身影一晃而过之后,就拿定了主意。
 
    他转头吞下这并没有什么滋味的骨汤,用一旁的带着些许青草香气的菜团子将碗底的剩余的汤水给吸发进去之后,就小心翼翼的将眼前小陶盘中的豆酱的残留的小底,仔仔细细的用菜团子抹干净之后,再一口气的填到了嘴中。
 
    当做完了这一切之后,顾峥长出了一口舒服的气,拍手就跟老爹告了一个退:“那这事你先不用操心了,村落中的食盐,交给我想办法吧。”
 
    “我先去养精蓄锐的好好睡上一觉,明日且等我的好消息吧。”
 
    看着顾峥拍拍屁股远去的背影,顾老爹却是没甚信心的摇了摇头。
 
    这山中的啥东西能卖出粮食的价格?顾峥还是太年轻了啊。
 
    不过没打算阻止的顾老爹就由得顾峥去了。
 
    而那把这一路上巡山都没用上的弓箭,却是被顾峥背在了后背,装点一下门面。
 
    他今日中的目标,自然不是那种廉价的野鸡兔子,他直接奔着而去的地方,是南方缓坡山崖上的一群鹿。
 
    它们和一群族落并不算多的黄羊交错栖息在一起,让刚刚见到它们真容的顾峥,差一点就傻傻分不清楚。
 
    要不是期间的几只小鹿,身体两侧还带着可爱的白色斑点的话,顾峥原本的注意力也不会放在它们的身上了。
 
    今日间,就是找到他们当中的雄性的成年公鹿,运气好的话,只要一头,就足够解决村子里小半年的吃盐的问题了。
 
    说干就干的顾峥,凭借着超前的脚力,就摸到了平日间鹿群和羊群会过来喝水吃草的缓坡边上。
 
    在背风口的埋伏点,就静悄悄的趴了下来。
 
    刚才他在林子的那一头,看到了缝隙之中,轻轻穿过的几道身影,若是没有判断的错误,这鹿群待到这朝阳大亮的时候,就会率先过来饮上一口清甜的溪水了。
 
    趁着这会的功夫,顾峥就开始在他为数不多的几支箭头上下起了功夫。
 
    要知道活鹿与死鹿的价格,在市场上可是差距颇大的。
 
    若是一头死去的鹿,卖到酒楼之中,价格最多不过300个钱的模样,可是若是这头鹿还是活蹦乱跳的状态的话,在这个价格之上,翻上3翻,都算是顾峥说少了的。
 
    所以,现在的顾峥,正在用麻布一层一层的将锋利的箭头给围裹了起来,只是用弓箭射出去的冲撞力,力求将这群鹿拿下。
 
    待到这顾峥将所有的箭枝都处理好的时候,他此次的目标猎物,几只探头探脑的黄色的小鹿,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内。
 
    带着头鹿的警告的嘶鸣响起来的时候,又迅速的将脑袋给缩了回去。
 
    林地草坪间,依然是静悄悄的没有动静。
 
    现在的顾峥,屏声静气的连心跳都不由自主的放慢了几分。
 
    过了好一阵,这警惕性颇高的头鹿,在确认了这片草坪还若以往一般的安全无虞了之后,才晃晃悠悠的朝着它们每日必回来到的小溪流旁走了过去。
 
    这一串出场之后,确实是十分的拉风。
 
    那些蹦蹦跳跳的小鹿暂且不说,就说那明显居于领导地位的个头颇大的雄鹿,那头上的足有一米多高的大犄角,在晃动脑袋的时候,着实的是威风凛凛,自有一派称王称霸的风范。
 
    它身后跟着的几只雄鹿,最小的只是微微的顶出来如同龙一般的刚分叉的犄角,看起来是那般的可怜,也难怪要屈居于这头雄鹿的淫威之下,受到别人的领导呢。
 
    夏日中还是动物哺育的季节,母鹿和小鹿顾峥是不会碰的,他的目标就放在了这群公鹿中刚刚成年的那只有一头龙角的小雄鹿的身上了。
 
    当大家齐刷刷的凑到溪边,在头颅一边喝水一边四处查探的同时,顾峥就低着脑袋,埋在草丛中,朝着鹿群的方向匍匐而进。
 
    待到他找到了一个最直接的射击距离之后,就将手中经过特殊处理之后的箭枝,搭在了自己的鉄胎弯弓之上了。
 
    现在不是最好的狙击的时刻,顾峥在等待,等待那个鹿群转身,低头吃草的那一个瞬间。
 
    而就在那吃草的雄鹿茫然的一抬头的瞬间,一根箭,直接就打在了它的右眼之上。
    这般巨大的冲击力,一下子就让它的头颅下意识的就往一侧不受控制的歪了过去。
 
    怕是不保险的顾峥,一下子就从隐蔽的草丛之中跪了起来,抽出后背的箭枝,迅速的弯弓搭箭,就射出了紧随而至的第二支箭。
 
    到了这个时候,看到了同伴受到了攻击,这一大群的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就在领头的公鹿的一声嘶鸣的提醒之下,率先动作起来的母鹿就是往各自的孩子的屁股后边用前吻部轻轻的一顶,推着受惊的小鹿,头也不回的往密林的深处逃窜而去。
 
    然后是尾随在母鹿身后的几头没有受到攻击的雄性鹿群,到最后只剩下头鹿的时候,这个负责断后的公鹿下意识的就将头转向了顾峥的方向,清淡的一眼,就不再去管那个受到了攻击的雄鹿的死活,拔起腿来,一个漂亮的纵跃,瞬间就赶上了大部队,与一并鹿群,
 
消失在了茫茫的密林之中。
 
    这一个过程是如此的迅捷,快到顾峥的第二支箭刚刚再一次的击中了他目标鹿的左眼的同时,这一切就发生完毕了。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